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 > 道教文物 > 退谷内的厉大真人塔铭与广慧观
退谷内的厉大真人塔铭与广慧观

 

在北京植物园退谷内一二·九纪念亭以东的路边有一方塔铭,长126厘米,宽82厘米,厚24厘米。塔铭浮刻额题“超以象外”;两边浮刻一联:“开山直接长春脉,出世能还不老丹”,对联上方分别覆有莲叶一片,下方分别刻石山上生一朵莲花;塔铭底部为仰覆莲纹中夹一串珠状纹饰。对联中间为塔铭文字,大部分漫漶不能释读,可见者有“开山□师,山东沂州人□,□厉氏”“厉大真人之塔”。从以往游览者所拍摄的该塔铭的照片上,我们还可以看到“法篆理宾”1的字样,由此可知,塔铭的主人是厉理宾。
“开山直接长春脉”一句,揭示出厉理宾全真龙门派传人的身份。所谓“长春”,当指全真龙门派祖师丘处机,其道号为“长春子”。“开山”二字揭示出厉理宾是一座全真龙门派道观的创建者。“出世能还不老丹”一句指的是厉理宾的道法修为。两朵莲花是揭示塔铭主人身份的另一标志,《金莲正宗记》中记载有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甘河遇仙的故事,其中有“见七朵金莲结子”“将有万朵玉莲芳矣”2的说法,因此,北七真也被称为“七朵”。厉理宾塔铭上的莲花昭示着他是一朵金莲的法脉。《诸真宗派总簿》中记载有龙门派辈诗,其中前25代是“道德通玄静,真常守太清,一阳来复本,合教永圆明,至理宗诚信”3,据此可知厉理宾当是其中的第22代。厉理宾的名字见于同治十二年(1873)白云观受戒弟子领受的《登真箓》中,其中记载:“商字一百三号龙门关宗汉正义子,年二十二岁,壬子相六月二十六日寅生,系直隶省顺天府宛平县人,在本府宣武门内显应观出家,度师厉理宾。”4由此可以确信厉理宾属全真龙门派无疑,而且加入全真龙门派在同治十二年白云观传戒之前。显应观在民国时期北平市社会局登记为太监道士庙,显应观1931年的《寺庙登记条款总表》中记载:“同治十一年住持道士周士奎因庙宇倾圮,无力修葺,出倒于厉理宾出资重修,乃为私建也。”5当时社会局人员问观中道士张纯化:“此庙于何时成立?”张纯化答:“在前清同治十一年,由第一代祖师厉理宾置。”6
既然厉理宾的塔铭出现在退谷内,则他的墓塔应在退谷附近,且退谷附近应该有全真道观。晚近以来,退谷附近与道教有关的场所只有广慧观。北平市社会局1931年的档案中记载,广慧观为“明代私建,光绪十九年太监厉理宾改建,暂为管理人郝诚泰”7,厉理宾的身份在档案中标明为太监。据此可知,厉理宾是加入全真道的宦官,广慧观应该是一座太监道士庙。根据《诸真宗派总簿》的派辈诗,郝诚泰可能也是全真龙门派传人,为第24代。
厉理宾在光绪年间取得广慧庵,后将其更名为广慧观,广慧观也就成了全真道观。厉理宾还在退谷附近购买了山场。1926年11月24日的《政府公报》中记载有当时平政院向大总统发送的呈文,事关寿安山山场,其中提到,“京西寿安山山场一段,东至山坡顶俗名马武寨,南至单水桥即前山流水沟,西至山顶双石洞,北至广泉寺岭头,系厉理宾问玉兴价买,执有民国二年补税印契”8。厉理宾购买寺庙和山场应该是出于养老的需要。厉理宾在光绪初年还购买并重建了退谷中的五华寺9
后来周肇祥(养庵)从郝诚泰手中取得广慧观。许宝蘅曾在1920年应周肇祥之邀到访退谷,他在日记中提到:“饭后养庵导观白鹿岩及泉源,又观涧南厉太监坟塔,养庵谓此山本厉监所有,三年前始归养庵,厉监生前供奉内廷,以纯谨称,卧佛寺旁有庙,即厉监退职后备养之所。”10如研究者指出“卧佛寺旁有庙应即广慧庵”11,当时称广慧观。许宝蘅所说的厉太监也就是厉理宾,由此可知,他的坟塔的确在退谷附近。1931年,周肇祥向北平市社会局申请登记广慧观庙产,社会局派员调查,调查登记中记载:“查前该观在公安局登记系太监郝诚泰名义,此次表格不符,询据郝诚泰声称业于十九年废历冬除塔院六亩外全部赠与周养庵,周奉香资一千五百元等语。”12
晚清宦官与全真道关系密切,由宦官刘诚印开创的全真龙门岔派霍山派为治全真教史者所熟知,而厉大真人塔铭使我们又知道了一座全真龙门派道观的存在。
 
(作者张鹏飞单位为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)
 
注:
1.颐和吴老《“北植”樱桃沟“厉大真人之塔”探究》,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85b09aa0102eju7.html。
2.樗栎道人:《金莲正宗记》,《道藏》第3册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,1988年,第348页中栏。
3.小柳司气太:《白云观志》,东方文化学院东京研究所,1934年,第97页。
4.王卡主编:《三洞拾遗》第11册,黄山书社,2005年,第192页。
5、6.北京市档案馆藏:《内二区显应观道士张纯化登记庙产的呈文及社会局的批示》,档号J002-008-00568。
7.北京市档案馆藏:《内四区圆通观、西郊区广慧观、南郊区长生观登记庙产的呈及社会局的批示》,档号J002-008-00526。
8.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整理编辑:《政府公报》第231册,上海书店,1988年,第244页。
9.北京市档案馆藏:《西郊区五华寺呈请登记庙产及社会局的批示》,档号J002-008-00294。
10.许宝蘅:《许宝蘅日记》第2册,中华书局,2010年,第719页。
11.樊志斌:《三山考信录》,中央文献出版社,2015年,第469页。
12.北京市档案馆藏:《内四区圆通观、西郊区广慧观、南郊区长生观登记庙产的呈及社会局的批示》,档号J002-008-00526。